網約車平臺未盡安全保障義務應承擔責任

合同案例468字數 855閱讀模式

——張某訴周某、某科技公司身體權、健康權糾紛案

?

一、基本案情

張某在某科技公司APP上下單叫車,司機周某接單后駕車接送張某,后周某在車上毆打張某。經鑒定,張某的損傷程度評定為輕微傷。張某起訴要求某科技公司和周某連帶賠償其門診醫療費等各項費用及精神損害撫慰金。某科技公司辯稱,本案是由周某個人行為所致,侵權后果應由周某自行承擔,科技公司與周某是合作關系,科技公司為周某提供平臺服務,在服務過程中不存在任何過錯,不應承擔連帶責任。

二、裁判結果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為,《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第十六條規定,“網約車平臺公司承擔承運人責任,應當保證運營安全,保障乘客合法權益?!蓖瑫r,根據上述辦法第十八條的規定,某科技公司對平臺簽約車輛的準入具有審核、監管等義務,對駕駛員具有崗前培訓、教育等義務,但某科技公司在本案訴訟期間均未提供證據證明其盡到對駕駛員進行上述崗前培訓、教育等義務。在我國現行法律的規定下,網約車業務中網絡平臺應當基于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的規定承擔組織者安全保障義務。雖然該條款沒有明確將網絡平臺列舉規定為安全保障義務的責任主體,但是其文意也沒有將這種具有營利性的組織行為排除在“群眾性活動”之外。因此,可對網絡平臺課以組織者安全保障義務,即在某科技公司沒有盡到上述義務的情況下,對于網約車司機侵權導致的乘客損害,某科技公司亦需承擔相應責任。綜上,根據本案的實際情況,酌定某科技公司應對周某所承擔賠償責任的20%承擔補充清償責任。

三、典型意義

對網約車司機的侵權行為,網絡預約出租汽車平臺經營者是否承責、如何承責,常為案件審理中易生爭議的實務問題。網約車平臺對乘客的安全保障義務,既有來自契約層面的附隨義務,更有來自侵權責任法層面的法定義務;怠于行使法定安全保障義務的,網約車平臺應對司機未予承擔的侵權責任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本案適用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的規定,明確了網約車平臺的安全保障義務,生效判決的處理有利于營造友好的消費環境,也有利于網約車行業的健康持續發展。

 

 

weinxin
我的微信
? ? ? ? ? ? ? ?掃碼加微信咨詢
法律咨詢請撥電話13926122510 ,雷律師執業于廣州知名律所,從事律師工作多年,具有豐富的訴訟實戰經驗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