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管理工資支付涉多個關聯公司 時,如何確定用人單位?

典型案例425字數 803閱讀模式

案情概要:2018 年 10 月,經營披薩店的李某與某速運重慶公司?簽訂《同城配送服務合同》,合同由某速運公司代理人劉某簽字,并?加蓋某速運重慶公司印章。江某通過某同城騎士 APP 注冊為騎手,接?受某速運重慶公司指派任務,為李某經營的披薩店提供外賣配送服?務。某速運支付公司以銀行轉賬方式將勞動報酬轉至江某注冊的 APP?賬戶,某速運公司為江某購買了雇主責任險。

某速運公司是某速運重慶公司的唯一股東,某速運支付公司是某?速運重慶公司的子公司。江某加入劉某組建的微信群,并向劉某索要?考勤二維碼。微信群中的另一管理人員趙某,向江某下達過搶單指令,?并批準過江某的休假申請。雙方發生糾紛后,江某經仲裁后提起訴訟,?要求確認其與某速運重慶公司存在勞動關系。

爭議焦點:李某與某速運重慶公司是否構成勞動關系?

裁判要旨:李某與某速運重慶公司存在配送服務合同關系,該合?同的履行主體未曾發生變更。江某接受某速運重慶公司指派,為李某?經營的披薩店提供外賣配送服務。某速運公司是某速運重慶公司的唯?一股東,某速運支付公司是某速運重慶公司的子公司。

三公司存在關聯關系,作為被動接受勞動報酬的勞動者,無法決?定實際發放報酬和投保雇主責任險的主體?;ヂ摼W平臺用工模式下,?勞動者的工作時間及工作地點雖較為靈活,但并不意味著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的從屬關系會必然減弱。江某已舉證證明其休假需征得某?速運重慶公司主管人員的同意,江某在提供外賣配送服務的過程中接?受某速運重慶公司的管理,雙方存在人身方面的從屬關系,故江某主?張其與某速運重慶公司之間存在勞動關系,應予支持。(作者:廣州律協電子商務與物流業務專業委員會)

總結:用人單位通過互聯網平臺招聘勞動者,并對勞動者分配工?作任務和進行考勤管理,符合勞動關系成立要件的,應當認定雙方勞?動關系成立。用人單位僅以其關聯公司為勞動者發放工資和購買商業?保險為由,抗辯用工主體發生變更的,不予采納。

weinxin
我的微信
? ? ? ? ? ? ? ?掃碼加微信咨詢
法律咨詢請撥電話13926122510 ,雷律師執業于廣州知名律所,從事律師工作多年,具有豐富的訴訟實戰經驗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