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某某大酒店有限公司與沈某勞動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法院案例398字數 3671閱讀模式

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

民事一審判決書

案由:勞動合同糾紛

(2021)滬0101民初10786號

原告:上海某某大酒店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黃浦區。
法定代表人:郭凱龍,上海某某大酒店有限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蔣倩華,上海市興業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沈某,女,1979年3月26日出生,漢族,住上海市浦東新區。

本院經審理認定事實如下:被告于2006年5月15日進入原告處工作,擔任酒店工程部技術員,2012年8月,被告被調至資金財務部從事財務主管工作。雙方于2018年8月1日簽訂自該日起的無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約定被告在資金財務部主管崗位工作,基本工資為每月9,269元,其他補貼每月1,500元。
2020年5月25日,原告發生股權變更,股東由長城國富(持股比例91%)、上海住宅產業新技術發展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9%)變更為天際動力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00%)。
2020年6月23日,原告董事會決議任命黃某某為新總經理,任期三年。2020年7月15日,原告董事會通過如下決議:“……2、于2020年12月1日或之前撤銷原股東長城國富置業有限公司設立的業主辦公室,該部門受影響的5名員工本公司將依法解除其勞動合同或合理安置。業主辦公室撤銷后,本公司將不會設立新的業主辦公室。3、授權本公司總經理黃某某女士具體執行上述決議?!?br /> 2020年7月31日,黃某某簽發關于調整公司組織架構的決定,載明:“上海某某大酒店有限公司(下稱本公司)于2020年5月底進行了股權變更,目前由香港(天際動力控股有限公司)全資擁有。經本公司2020年6月23日之董事會決議,任命黃某某女士(LindaWong)擔任本公司的總經理,并負責決定本公司的相關事務?,F決定:……2、撤銷長城國富設立的原業主辦公室,對該部門的5位員工進行安置,包括根據法律規定解除勞動合同,并盡可能推薦至其他公司工作……;4、長城國富的相關事務由下列同事負責交接,并就公司事務向總經理匯報:1)上海新施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員工費某某負責交接原業主辦公室財務工作;2)上海新施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員工陳健負責交接原業主辦公室銷售工作;3)上海聯輝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員工張某某負責交接原業主辦公室人事工作?!?br /> 2020年11月20日,張某某與酒店人事召集被告等5名員工開會,告知公司決定自2020年12月1日起撤銷原業主設立的業主辦公室,并向被告等5名員工發出通知書,該通知書載明:“業主辦公室各位員工,上海某某大酒店有限公司于2020年7月起更換了股東公司,并委托了新的管理公司進行經營管理,公司決定,原業主設立的業主辦公室自2020年12月1日起撤銷。經過討論,您的安置方案如下:一、您可以根據自身情況調整至酒店目前現有空缺崗位(預定員、行李員、收貨員、中西廚房廚師和餐廳服務員),薪資不變。新崗位生效日期為2020年12月1日;二、您也可于2020年11月30日前簽訂《勞動合同終止協議》,獲得終止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代替通知期補償金后,自行擇業就業(HR將會提供推薦機會);三、請您于2020年11月25日前書面通知HR您的決定。被告等5名員工簽收了該通知。
2020年11月26日,原告向被告出具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載明:“上海某某大酒店有限公司于2020年7月進行了股權變更,目前公司由香港公司控股,并委托了新的管理公司進行經營管理?,F公司決定,原股東公司設立的業主辦公室自2020年12月1日起撤銷。您與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約定:擔任業主辦公室資金財務主管崗位,由于業主辦公室撤銷,故勞動合同無法繼續履行。公司已于2020年11月20日發函告知您相關安置方案,您未于規定期限內向公司作出書面答復,經協商后雙方無法就變更勞動合同達成一致意見。故公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十條第(三)款的規定……現公司正式通知您,于2020年12月1日起解除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公司將根據《勞動合同法》的規定向您支付相應的經濟補償金及代通金……”。同日,原告亦向被告發出工作交接通知書。被告離職前十二個月平均工資為18,031.67元,原告已向被告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和代通知金共計281,244元。
審理中,原告稱:除鉑爾曼酒店,處理原股東事務的員工包括被告在內共五人(被告系財務主管、蔣某某系副主管、丁某某負責人事、楊某某系出納、包某某負責租賃),該5名員工的薪資雖由原告發放,但來源系原告給予長城國富利潤的一部分,現該5名員工的工作都由新股東的各個關聯公司派人來交接,原所在部門和崗位已不存在,并不存在仍與原告有勞動關系的專門處理股東事務的員工,被告的工作由費某某兼職負責交接,其系新股東投資的關聯公司的員工。被告稱:原告公司主要經營業務有兩快,一塊是酒店經營業務,一塊是辦公租賃業務。公司經營層下設5個行政部門,其中鉑爾曼酒店(即酒店管理部門)負責酒店經營業務,該業務委托雅高集團進行管理,其他4個部門(即非酒店管理部門)負責辦公租賃業務以及處理整個公司對內對外事務,保證公司的正常運作。酒店有專門的人事、財務和總經理,除此之外,原告處另有包括其在內五名員工,被告系負責整個公司的財務主管工作,主要工作為:負責出具公司層面的財務報表,并提交財務報表至相關單位,如股東、銀行、稅務等;負責公司向稅務機關的各項稅費申報及繳納工作;負責公司財務部與股東財務部門的對接工作;執行領導布置的其他工作?,F包括其在內五名員工的工作確由其他員工來交接,但是否系原告員工其不清楚;原告于11月20日同時將終止協議和撤銷通知給被告,之后未與被告進行協商;原告提供給被告的崗位與財務無關,與被告背景、學歷不相符,故被告未予同意,原告也沒有推薦被告去其他關聯公司從事財務工作。被告另提供公司機構設置圖(顯示原告經營層包括5個部門,分別為綜合管理部、資金財務部、工程管理部、銷售租賃部及鉑爾曼酒店),以證明原告的組織架構中并無業主辦公室。原告對真實性不予認可,認為系被告自行制作。
沈某(申請人)于2020年12月25日向上海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要求上海某某大酒店有限公司(被申請人)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差額259,706元。該委于2021年2月23日作出裁決:被申請人支付申請人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差額259,706元。上海某某大酒店有限公司不服裁決,遂訴至本院。
以上事實,由原告提供的裁決書、勞動合同、董事會決議、決定、錄音光盤及書面整理、通知書、工商登記信息、工作交接通知書、解除合同通知等,被告提供的機構設置圖、信息披露公告、承諾書及本院的庭審筆錄予以佐證,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當事人未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的后果。原告主張被告系原大股東長城國富設立的業主辦公室員工,因股東發生變化,經董事會決議,原告處不再設立業主辦公室,故撤銷業主辦公室并與被告解除勞動合同,此屬客觀情況發生變化。但根據查明的事實,原告的組織架構中并無業主辦公室,雙方勞動合同約定的被告崗位為資金財務部主管,并無證據表明原告工作內容僅為負責長城國富相關事務;相反,根據查明的事實,被告原工作內容仍存在,由新股東安排其關聯公司員工兼職處理,此亦表明被告的崗位被撤銷并非系因工作內容不存在而應屬新股東節省用工成本所致,并不符合勞動合同法第四十條第三項所規定的客觀情況發生重大變化致勞動合同無法繼續履行的情形。同時,即使公司組織架構進行調整,原告亦應與被告就變更勞動合同充分協商,協商不成才可解約?,F原告雖向被告提供部分崗位,但崗位明顯與被告不匹配,其亦未提交證據證明其所稱的被告拒絕至其推薦的新股東控股公司工作,故原告未就變更合同與被告充分協商。至于原告稱企業被兼并屬客觀情況發生變化,本案即屬該情況,亦與事實不符,原告主體并未發生變化,僅系股東發生變化,并不存在被兼并情形。綜上,原告與被告解約,缺乏事實依據,屬違法解約,應向被告支付違法解約賠償金?;谠谛柚Ц顿r償金的前提下,原告對仲裁裁決的金額本身并無異議,故本院予以確認。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八條、第八十七條規定,判決如下:

原告上海某某大酒店有限公司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5日內支付被告沈某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差額人民幣259,706元。
負有金錢給付義務的當事人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人民幣10元,由原告上海某某大酒店有限公司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當事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員許慧
書記員彭奕豐

2021-08-16

(本文來自于公開網絡,相關人員如有異議可以短信聯系我們刪除)

weinxin
我的微信
? ? ? ? ? ? ? ?掃碼加微信咨詢
法律咨詢請撥電話13926122510 ,雷律師執業于廣州知名律所,從事律師工作多年,具有豐富的訴訟實戰經驗和技巧。